拉闊音樂會:The Cool Tour @ Sound Academy – 17.07.10

Cancer Bats

The Cool Tour,像其名是一個「酷」的tour,因為表演的樂隊不是hardcore就是重金屬,十分有型。The Cool Tour共有8個樂隊演出,有As I Lay Dying作壓軸,Underoath,Between The Buried And Me,Blessthefall,The Acacia Train,Cancer Bats,Architects和War of Ages。在7月17日在多倫多的表演,表演樂隊之一The Acacia Train不幸地不能過境(會令特意來到看該樂隊的FANS很失望,其實是件很討厭的事)。老實說,這重金屬類型的音樂大不是我”杯茶“,不過上次去Toursick而有機會看看Enter Shikari和August Burns Red的精采和落力的演出,決定我可以再給自己個機會去聽聽。

War of Ages

Architects

因為有多樂隊表演的關係,所以由下午4時就開始入場。基督徒metalcore樂隊War of Ages是第一隊上場的樂隊。長頭髮的結他手們不住地揮舞長髮來配合強烈的結他breakdown,帶起群眾的情緒。接下來的是來自英國的Architects,他們還有不少粉絲在多倫多。從表面上看,主音Sam Carter比較像一個小孩子多過一個hardcore樂隊的主音手。不要給他的外表騙了,因為他的吼聲是十分有力的。另外,Sam Carter更順暢地跳入人群中,把情緒帶到高點。下一隊樂隊有來自多倫多的Cancer Bats。我曾聽說過許多關於他們LIVE SHOW的正面評語,可是從沒有機會聽他們的歌。Cancer Bats的演出十分有活力亦都吸引了不少crowdsurfers,令到保安人員們很忙碌。

blessthefall

blessthefall

接著有Blessthefall,我對於這樂隊的認個僅至於他們以前的主音手Craig Mabbit現離開了現在是Escape the Fate的主音。不過Blessthefall有新主音Beau Bokan的加入,又轉了唱片公司加盟了Fearless Records,更推出了新碟Witness,狀態勇猛。他們更唱了一場精彩好看的表演,觀眾們看得十分投入。在下一個樂隊Between The Buried And Me出場前,有很多觀眾都在大叫BTBAM的名字。直到他們演出完了,粉絲都在大叫encore。BTBAM的表演給我留了深刻的印象,最特別的是他們演了一首很長的曲“Selkies The Endless Obsession”,樂器佔了此曲一大部分,反而歌詞就小,給了一個好好的中場間奏。

Underoath

Underoath


這個tour對Underoath來說是一個挑戰,因為這是樂隊繼歌手/鼓手Aaron Gillespie離隊之後的第一個巡迴演出。對於很多Underoath的長期支持者來說,Aaron是樂隊不可缺少的一員(聽說這也是個事實)。即使我從不聽他們的音樂,當提及Aaron的時候都會順理成章地聯想起Underoath。雖然我不是Underoath的支持者,但我都曾聽講過他們有Aaron的live show是很精彩的。不幸地,由於這是我第一次看Underoath,我不能把該晚沒有Aaron的演出作個比較。但是,當晚還是一個極好的演出。Underoath成立了多年,都有個好處,很多樂迷都在大合唱。


遺憾地,我沒有看到headliner As I Lay Dying的表演。因為當晚已經很晚,而我也沒有精力留下。當晚有個梳了mohawk的男子,身穿剪了袖的Misfit tee和白色格子褲,他不停在crowdsurf,至少有15次之多。我也留意到很多樂隊都用了古典音樂作為intro,好像是新潮流。總括來說,整個音樂會能量滿爆,可惜不是我”杯茶”(我想我都是專注於pop-pumk/post-hardcore音樂上較好)。

翻譯及攝影:Jessie Lau


game onlineреклама на гугле стоимост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