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闊音樂會:Something Corporate @ Kool Haus – 07.08.10

跟我同輩的大多會對Andrew McMachon的Jack’s Mannequin較為熟悉,而不是他笫一個樂隊Something Corporate。

Something Corporate是一支alternative rock/piano rock樂隊,由Andrew McMachon作鋼琴手和歌手,好友Josh Partington為結他手,低音結他手有Kevin Page,打鼔的有Brian Ireland。在2000年代的早期,他們結合了鋼琴和真誠的歌詞,特色的風格令他們打出個名堂。當樂隊在2005年宣佈樂隊生涯完結,令很多fans都很心痛。當他們將會在Bamboozle音樂節再聚演出的消息傳出時,長期fans們都因為再有機會現場欣賞對他們成長有很大影響的樂曲很興奮。

為期一個月的重聚演唱會8月2日在明尼蘇達州展開,唯一不在美國的演出便在8月7日來到多倫多的Kool Haus(有趣的是當晚Snoop Dogg在隔離的The Guvernment演出),所以多倫多是十分榮幸的。該演唱會是絕對不能不去,因為難得的等到他們再聚,而且這可能是唯一的一次(當然都不要這麼快下結 論,終究他們是在聚啊!)當晚並沒有暖場樂隊,全晚都是Something Corporate的個人表演。當日7點30分開門,但SoCo在9時才上場,我不明白為什麼要等個半小時才開始,特別是沒有其他樂隊演出的關係。當台上 的燈光慢慢暗下來時,現場觀眾己經在興奮地頻叫”SoCo”,令到全場的觀眾為有機會見證歷史性的重聚活躍起來。

Something Corporate集合了大部分的歌曲並唱了所有經曲飲歌,好像”Straw Dog”, “Cavanaugh Park”, “Drunk Girl”, “Ruthless”, “Only Ashes”, “21 & Invincible”以及其他的。在”She Paints Me Blue”的時侯,Andrew McMahon識做地把歌詞中的”Atlanta started raining on me” (亞特蘭大市在我頭上下雨)改至”Toronto started raining on me”(多倫多市在我頭上下雨),fans聽到很十分受落。

SoCo更唱了acoustic版的”Wait”,是收錄在樂隊的精選大碟”Played In Space”。結他手Josh Partington負責彈acoustic結他而Andrew McMahon則坐在他的琴椅上唱出歌詞,他專注在唱歌至到歌的中部才加入琴音。這首歌帶出了一個不同的聽覺享受,因為平時大多的歌曲焦點是在琴音上而不是結他。

樂隊最後一支歌是”Punk Rock Princess”,之後便是encore部分。第一首encore是”Konstantine”,一首很特別受歡迎的歌。甚至Andrew McMahon都提出:「作曲作詞最神祕的莫過於你永遠不會知道那一首作品會觸動人心。很有趣的,這首歌最好就有自己的郵遞區號(意至受歡迎的程度很大很 誇張)因為我們從未正式發行此歌…只收錄在些選粹唱片上…這曲的存在是為了大家。」無可否認的,這是一首很完美的歌,現唱演奏感情更強烈。很多樂迷等了此刻很久了,不少相機給舉起來錄下這10分鐘的鋼琴抒情歌。

Encore由”iF yoU C Jordan”完結,一首關於中學同伴之間的競爭,是極為不滿的飲歌。這首歌在2002年推出,觀眾們放聲叫出歌詞”fuck you Jordan, you make me sick”(他媽的Jordan!你令我很噁心),把全部人都帶回中學年代般的衝動和敢作敢言。

我欣賞過Jack’s Mannequin的表演幾次了,而他們的演出從不令人失望,所以我以為看Something Corporate會跟Jack’s Mannequin差不多。可是,兩者比較起來是有分別的。雖然他們有同一主音手和著名的鋼琴,但Something Corporate的音樂較為有樂趣和有點年少興狂-畢竟歌曲都是寫於青年時代。

翻譯及攝影:Jessie Laurpg mobile gamesопределение позиции сайта в яндекс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