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闊音樂會:A Day To Remember @ Sound Academy – 03.20.11

A Day To Remember

去年Toursick的A Day To Remember今年是Gamechangers。Gamechangers Tour暖場主打英倫deathcore寵兒Bring Me The Horizon,post-hardcore的Pierce The Veil和We Came As Romans。是次巡演的檔期遇著了ADTR發行第四張專輯–繼2009年很成功的Homesick後的What Separates Me From You。 Gamechangers在三月二十日來到了多倫多的Sound Academy演出。場次一早售罄是意料之內的事(ADTR在去年的Toursick的每一場均售罄,BMTH亦有一班忠實的fans。)但不幸地,BMTH因為交通問題的緣故未能在當晚出席演出。禍不單行,ADTR的主音Jeremy McKinnon在Twitter上發表他的聲線並不處於最佳狀態,令人不禁好奇是晚的演出將會如何。

開場是來自密歇根州的樂隊We Came As Romans。這對六人組合有兩位歌手,Kyle Pavone負責”清唱”而David Stephens則包辦screaming。在激烈的嚎叫當中亦有電音旋律的層次。加上了“fing”頭髮和集體跳起等指定動作,總括而言WCAR做足了精力無限的暖場。

和WCAR屬同一唱片公司,Equal Vision Records,聖地牙哥的progressive/實驗搖滾樂隊Pierce The Veil的曲風獨特,主要歸究於主音Vic Fuente異常高頻的歌聲和樂隊的結他riff。當晚最驚喜的部份是在”Yeah Boy and Dollface”時樂隊把一個約十五歲的女孩拉了上台。Vic更說觀眾即將會見證疑似墨西哥Justin Bieber的奇事。說得也沒錯,Vic開始對著女孩唱歌的時候女孩像升了仙一樣,只有難以置信地用手蓋著嘴巴。Vic甚至抓著女孩的手,並深情地跪著唱出“Will you fall in love with me?”直到副歌時女孩被帶回台下,臨別時當然少不了Vic的擁抱。樂隊還翻唱了hip-hop組合Far East Movement的“Like A G6”的一段,為演出帶來有趣的插曲。不知何故(可能因為他的喉嚨), Jeremy在run-down的最尾未能唱出PTV的”Caraphernelia”中的尖叫部份,有點失望。

Headlining 的A Day To Remember帶出了最好的舞台道具和設計。幕落和一面繡上了樂隊鳳凰徽標的巨型美國升起後,演出在煙幕和五彩紙屑四散之下以新碟中第一首 “Sticks & Bricks”開場。舞台背景是新碟封套上的街道大廈,他們甚至放上了真的燈柱,引人入勝的地方是背景上的窗口通通都著了燈,如同街景。這來自佛羅里達州樂隊演出了個多小時,主打最新兩張專輯裡和數首較舊的歌曲。他們的演出最後以encore“The Downfall Of Us All”結束。雖然主音McKinnon抱病在身,導致聲音沙啞和未能唱準所有音符,滿座的觀眾對樂隊演出勁力十足的回應沒有因此退減。觀眾投入地呼應著每句怨憤的歌詞,從“my heart is filled with hate”到“get the f*** over it”。 雖然McKinnon的聲音已嚴重地嘶啞,但都在歌與歌之間仍然有和觀眾說話,不得不對他沒有取消演出肅然起敬。

原文及攝影: Jessie Lau
翻譯:Jaime Chupass-crackerкак добавить сайт в поисковик яндек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