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闊音樂會:Keren Ann @ Yoshi’s – 06.21.11

攝影:Jan Welters

承繼了French pop的傳統,以色列出生的唱作歌手Keren Ann一把清麗舒服、帶點沙啞的嗓音一直如磁石般吸引著知音。加上幽幽的歌詞更是久聽不厭。在剛過去的週二終於有機會在三藩市的Yoshi’s Jazz Club(灣區屋倫同名老牌爵士俱樂部的分址)看到她的演出。在Yoshi’s這個舊式歌舞廳格局的表演場地欣賞Keren Ann幾乎可以幻想著時光倒流回到二十年代的爵士盛世。

鮮紅色的幕簾還未完全升起,已聽見Keren Ann沙啞但沈穩的嗓音和電子結他的震響,彷如歌名《Strange Weather》所言, 一陣不尋常的風暴正要掀開。燈光由紫紅換成藍綠,偶爾又轉回紫紅。Keren Ann一身低調的黑色打扮是說明要人專注在她的音樂。

這 晚演出接近兩小時的歌曲多是來自今年三月推出的新碟《101》(意念來自台北101),並間隔著早期的作品。從封套上不客氣的短髮和單手舉起的手槍可以見 得Keren Ann有意一改以往恬靜的形象。不但唱腔硬朗起來,從前幽幽的心事變成現在糖衣包裝下冷不防的黑色幽默,和暖場嘉賓Chris Garneau的苦中作樂凝成對比。“Blood in My Hands”說的便是生活突然被神祕陌生男人闖進的故事,原本萬千寵愛的女孩變成殺手,周遭頓時熱血四濺。即興的一句“There is blood in San Francisco”更換來全場喝彩。

告別acoustic民謠,玩起電子編曲的聲線效果竟有三分令人想起 Charlotte Gainsbourg,但焦點仍在Keren Ann的嗓喉。未習慣這樣壯膽的Keren Ann的觀眾,和甚至她本人起初還有點拘謹。但隨著音樂和感情起伏,她的嗓子和電子結他浮游的回音逐漸完全屏住了大氣。 雖然不多話,偶爾和觀眾交流的時候她還是流露出不經意的幽默感。不過看得出她寧願唱歌。

攝影: Jan Welters

儘管她正努力投入音樂上的新階段,好些東西還沒有改變:台上的她偶爾又回到了那個留著微卷長髮、用結他說心事的女孩。如”Songs From A Tour Bus”便由衷地描述外間看不到的巡演生活的另一面 。整晚的選曲反映了Keren Ann從出道至今的創作歷程。瓣開歌詞中的意像,只看見一個不過渴望簡單地愛與被愛的年輕女子。然而就新碟歌曲的現場演繹來說,和完全沈澱於這個更pop 的路線仍有一段距離。

表演中段換上了熟識的木結他演出了兩首早期的作品和新碟中的”All The Beautiful Girls”。及後翻唱Joni Mitchell的”Big Yellow Taxi”亦讓人有幸一瞥Keren Ann罕見活潑的一面。Richard Cohen整晚的喇叭伴奏是這次演出最驚喜的地方。從爵士到funk,變幻無窮的效果把原本和大碟中相差無幾的演出加添了許多音樂上的趣味,雖然到了後期 某些即興獨奏有點畫蛇添足,寧可Keren Ann一人自彈自唱。

正惆悵究竟會否有法語歌演出的時候,Keren Ann隨即送上第二張大碟”Le Disparition”裡的“Le Chien d’Avant Garde”。在紫紅漸變的燈光下,揉合了電子結他、即興喇叭獨奏和典型法語歌曲的演繹是當晚的高潮。

唱畢最後的“In Your Back”後,喝著一口水消失於幕後、但明顯意猶未盡的Keren Ann在觀眾的掌聲下很快又回到台前。Encore環節似乎已成了指定動作。她隨即拿起木結他奏起熟識的前奏-全場未有出現的“Not Going Anywhere”原來是留待此時壓軸!和Richard Cohen的和音太令人陶醉。最後還有”End of May”和”The Hardest Ships of the World”。似乎她也認為之前acoustic的曲目未能盡興。事實上,她要是願意繼續彈下去,觀眾也絕對樂意聽下去。

原文及翻譯:Jaime Chuпродвижение сайта россияпродвижение сайта фотостуди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