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闊音樂會:my little airport @ Hidden Agenda – 27.08.11

香港(最)著名的獨立樂隊MY LITTLE AIRPORT (MLA)在八月二十六到二十七日兩天內在香港牛頭角Hidden Agenda場地舉辦了<香港是個大商場>演唱會。沒有聽過他們的讀者,如果我加上一句:「連蘇格蘭的獨立音樂組合BMX Bandits也翻唱過他們的一首歌」,希望你會感興趣。同場發售與音樂會同名的全新專輯以及紀念品(如:「I love the country not the party」、「Happy music makes me sad」標語T-恤和iPhone保護套)。 筆者在看27號晚場的時候忽然想到, 其實這樣的銷售加上門票,也使演唱會變成小型商場了吧。

場地外面

是次演唱會在牛頭角的工業大廈內的小型場地舉行。為配合現場演出,主音Nicole和結他阿P兩人請來了22cats的阿賢(低音結他)和阿科(鼓)幫忙。另外,Nicole的妹妹和朋友也擔任了和音。

開場沒有暖場嘉賓,首先是清唱了一段AMK的<隔閡>,緊接大熱<讓我搭一班會爆炸的飛機>。然後演唱兩首新專輯上的歌時有MLA的御用詩人阿雪上台唸法文詩。我感到奇怪的地方是,他們合作已好幾年可是坦白說,阿雪的法文連不懂法文如我都聽得出是不標準的。話說回來可能是有心配合MLA風格的。

最能掀起全場高潮的一部分莫過於翻唱八十年代歌手郭小霖的<愛情蝙蝠俠>。雖然早一晚在facebook上已披露了,而筆者是一個連郭氏是誰也不認識的年輕人,也隨著其他樂迷舉手跳動。比較懷舊、帶點「娘」味的曲調和過份自信的歌詞(「服務夠新 專脫淚痕」)其實讓聽慣了張國榮的<少女心事>等舞曲的我非常容易投入。加上拿著大聲公和唱的嘉賓的瘋狂舞蹈,讓樂迷看得非常愉快。個人最愛還有下一首翻唱杜麗莎/林子祥的<仍然記得嗰一次>,Nicole沿用在<美孚根斯堡與白田珍寶金>裏不徐不疾的語速朗讀部分歌詞,而內容其實和MLA本身有關暗戀、失戀和想念的歌詞主題互相呼應,別有一番風味。

my little airport

MLA並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睡房製作,之前的<邊一個發明了返工>和<donald tsang,please die>都走出了睡房、廣為網民轉發。演唱會這晚,Nicole在介紹上一張大碟內的<濕濕的夢>時,笑稱阿P最近把它改名為<叔叔不行了>,熟悉香港網上文化的讀者可能會知道這是高登討論區的用語。阿P演唱到「每晚 也要與你輕輕相碰時」還對著Nicole伸出手指。好一個樂而不淫。阿P整晚熟練地遊走在電子和木結他之間,還在彈錯被Nicole嘲笑後說是隱藏實力,誇張地表現了結他技巧。

Nicole和阿P素來不會吝惜和樂迷交流,例如上次在壽臣劇院的<浪漫九龍塘>音樂會就搬出一箱啤酒跟堂座的觀眾分享。樂迷久違了移居北京的Nicole,她也樂意說上幾句。例如在唱<my little st. valentine’s day> 像透露個人心事般說:「這應該是最後一次唱這首歌。」而在阿P演唱一分半鐘長的新歌<how can you fall in love with a boy who has never heard of gainsbourg>的時候,Nicole抽著煙走到台下看也顯出了她的率性。(這首歌他說是和友人的一次經歷,所以創作的確來自生活。)阿P說的話則 經常引起樂迷哄堂大笑,就好像介紹紀念品時說本身想造一款「All the Pretty Girls are Mad」T-恤。

來到最後,Nicole選了新碟內的<九龍公園游泳池>,並說是因為這首歌才回到香港。安哥部分由我所站台右邊身旁的外國男孩踩台帶動。(陪女朋友來的,全場最投入地跳動、拍手的除了我就是他。)終於全團再一次上台,唱了兩首舊歌,還有大家的最愛 – <愛情蝙蝠俠>。

MLA接下來還會在中國各地巡演

 

紀念品

原文及翻譯:Sherlock Lam
編輯: Jaime Chu

所有相片由Sherlock Lam提供,除了演唱會海報取自互聯網поисковое продвижение веб сайт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