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闊音樂會:And So I Watch You From Afar @ Durham Live Lounge – 17.10.11

在某星期六晚上,宿舍走廊裡的朋友們發現他們喜愛的樂隊即將於鎮上演出。出於對當地音樂的好奇,我也一同購票了。這隊愛爾蘭樂隊的名字是 「And So I Watch You From Afar」(就連簡稱ASIWYFA也相當拗口)。「從遠處眺望」實在富有詩意,而當晚精彩的搖滾純音樂也是我始料不及的。

樂隊的冬季巡演在十月十七日來到了杜倫站的Live Lounge。附設酒吧的場地雖然不大卻挺 舒適,台前亦有足夠空位。現場觀眾對暖場的兩隊樂隊比較嘈吵的音樂似乎不太受落,不過ASIWYFA很快就上台準備器材了。燈光暗下來的時候我跟友人們都來到台前瞄了瞄歌曲清單:”BEAUTIFULUNIVERSEMASTERCHAMPION”, “Gang”, “Search:Party:Animal”, “A Little bit of Solidarity goes a Long Way”, “”7 Billion People All Alive At Once”, “D Is For Django the Bastard”, “S Is For Salamander” and “Don’t Waste Time Doing Things You Hate”。

老實說,我從未聽過ASIWYFA的音樂,但有機會在現場演出裏親身體驗的話,那又何妨呢?樂隊還未彈出第一個音符,先用螢光燈柱的視覺效果取悅觀眾。

站在第一排觀賞搖滾音樂會對我而言是全新的經驗,當低頻聲音透過喇叭振動全身的感覺特別難忘。半裸的鼓手Chris Wee用強而有力的節奏作歌曲的基礎,好讓結他手Rory Friers和貝斯手Jonathan Adger在演奏上揮灑自如。他們並沒有因為在小型場地演出而怠慢 ,反而不時跳上跳下擴音器展示活力。不僅Friers在發生長達五分鐘的技術故障時落力維修補救值得一提,團員繼續演出同樣具爆炸力的搖滾音樂也體現了他們臨危不亂。

雖然當晚觀眾人數不算多,但並沒有減低我們欣賞樂隊的興致。我們隨著節奏和結他的高潮起伏拍手跳動。台上台下的完美互動最終去到一個地步:結他手攜著結他跳下台,走到人群中繼續彈奏,更把樂器推到觀眾的懷裏去。

原文及翻譯:Sherlock Lam
編輯:Jaime Chusiteработа в яндексе интерне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