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闊音樂會:The Maine @ The Mod Club – 19.12.11

本來沒有打算去這場騷,畢竟五月才看過他們。但The Maine在多倫多演出過八次左右都沒有來過The Mod Club,而我又非常喜歡The Mod Club(現在已成為Virgin Mobile Mod Club)!友人告訴我樂隊將會把新碟由頭到尾演出一遍,當晚亦不會有暖場樂隊。我想,“真的嗎?一定要去!”

於是我便去了。

數數手指,這是我第六次看The Maine。看著樂隊這幾年來的成長實在是很棒的經歷。Pioneer巡演的主要目的就是表揚他們的成果和一直以來支持他們的fans。Pioneer巡 演完全是關於The Maine和樂迷。The Maine上半場裡逐首演出了新碟Pioneer,到了一半,主音John O’Callaghan解釋他們這次特別巡演是因為樂隊在製作新碟上放了許多心血,令樂隊引以為傲,特別是知道仍然有在乎這個樂隊的人,令他很感慨。很多 時候,很多樂隊推出新碟後只會換來樂迷反映新不如舊,或者同時希望樂隊演出多些舊作。The Maine這次的確作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幸運地,從售罄的多倫多場次可知反應非常好。樂隊也用了些時間講述歌曲,例如O’Callaghan說 “Jenny”是關於他的母親。

來聽樂隊舊作的fans亦沒有失望,因為演出是分成兩段的,上半場演出完Pioneer,下半場則獻給了 其他作品。間場時,樂隊播放了一段樂隊以偽紀錄片方 式拍攝的回顧片,從樂隊成員的角度看樂隊這幾年來的發展。The Maine在一段娛樂性豐富和衷心的錄像漫畫化了自己,觀眾非常喜歡。在短短的片子中,The Maine重演了他們樂隊第一次拍band相,錄音,MV的幕後花絮和與大型唱片公司簽約。當然也少不了鼓手Pat Kirch的cupcake癮。

搞笑的偽紀錄片播放完畢後,樂隊回到台上。台的兩邊都有一盞檯燈,營造家的氣氛。O’Callaghan表示希望這會是大合唱的環節。樂隊開以舊專 輯裡的 “Inside of You”和“Everything I Ask For”開始。下半場的頭幾首歌都是用acoustic結他演出,令當晚和The Maine往常的演出很不同。重新編曲的“Everything I Ask For”應該是我看過最喜歡的版本,演出非常好玩,fans跟著唱得一字不漏。甚至當O’Callaghan停了下來和結他手Jared Monaco說了兩句時,fans亦照樣繼續,O’Callaghan作了一個手勢像要表示完全放心把節目交由他們。樂隊也演出了另一個版本的 “Saving Grace”。當晚的高潮是2008年的聖誕EP裡的“Ho Ho Hopefully”,一首在十二月以外都該難找到有合適演出機會的歌。The Maine以“Into Your Arms”結束了當晚的演出,其中O’Callaghan搞怪地把“she had the most amazing smile”改成“the most disgusting rash”。樂隊在9:30左右離開台後,fans隨即開始喊上encore。幾秒後,一位工作人員來到台上宣布encore不會發生,然後說fans可 以在紀念品攤位排隊,樂隊將會在場內meet and greet,而且只允許簽名以便縮短人龍。我算是其中少有很快便離開了的,多數人都留下來meet and greet。

搞笑的偽紀錄片播放完畢後,樂隊回到台上。台的兩邊都有一盞檯燈,營造家的氣氛。O’Callaghan表示希望這會是大合唱的環 節。樂隊開以舊專輯裡的 “Inside of You”和“Everything I Ask For”開始。下半場的頭幾首歌都是用acoustic結他演出,令當晚和The Maine往常的演出很不同。重新編曲的“Everything I Ask For”應該是我看過最喜歡的版本,演出非常好玩,fans跟著唱得一字不漏。甚至當O’Callaghan停了下來和結他手Jared Monaco說了兩句時,fans亦照樣繼續,O’Callaghan作了一個手勢像要表示完全放心把節目交由他們。樂隊也演出了另一個版本的 “Saving Grace”。當晚的高潮是2008年的聖誕EP裡的“Ho Ho Hopefully”,一首在十二月以外都該難找到有合適演出機會的歌。The Maine以“Into Your Arms”結束了當晚的演出,其中O’Callaghan搞怪地把“she had the most amazing smile”改成“the most disgusting rash”。樂隊在9:30左右離開台後,fans隨即開始喊上encore。幾秒後,一位工作人員來到台上宣布encore不會發生,然後說fans可 以在紀念品攤位排隊,樂隊將會在場內meet and greet,而且只允許簽名以便縮短人龍。我算是其中少有很快便離開了的,多數人都留下來meet and greet。

雖然我在當晚之前 還沒有聽過Pioneer,看著樂隊的成長綜合在一場演出還是很開心的事情。新碟的曲風確是和樂隊最早期的作品非常不同,但仍和第二張大碟 的路向一致,隨著樂隊轉向了更舊式另類搖滾而非典型上口的流行搖滾調。Alternative Press的碟評總結“在Warped Tour圈子出身的所有樂隊裡,沒有人想到會是The Maine這隊樂隊的作品一直保持獨特、有意思和有水準。” 當我聽著新碟時,不能不承認如果當初沒有從The Maine的首張大碟開始聽起,我應該不會這麼喜歡這隊樂隊,因為新曲風不是我慣常的類型。新碟令我享受之處應該是能夠經歷他們的音樂歷程,這也是我一次 又一次去欣賞樂隊演出最大的動機。O’Callaghan宣佈了他們明年春天會回到多倫多,猜猜誰會到場?

原文及攝影:Jessie Lau
翻譯:Jaime Chusiteпродвижение сайта бесплатно онлай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