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以色列樂隊Eatliz

在固有音樂發展主線之外另闢蹊徑繼續創辦樂隊的好處是沒有塑造和經營樂隊既有定位的責任。以色列超級樂團Eatliz自成立以來所做的,就是結他手和幕後主 腦Guy Ben Shetrit口中所說在音樂風格裡「把未歸類的歸類」。這從富亮麗色彩的樂器編排和女主音Lee Triffon詭異地帶有Björk影子的聲線可見一斑。我們有幸在他們開始首次中國及香港巡迴演出之前訪問了Guy和樂隊巡演經理人Orly Yaakobi。Guy分享有關樂隊的軼事之餘也透露了不少從未嚗光的資訊。

M: Misunderrated
G: Guy Ben Shetrit of Eatliz
O: Orly Yaakobi, band manager

M:有人把Eatliz的曲風歸類為「藝術搖滾」,你們則曾說它是「複雜流行樂」。你會怎樣形容你們的音樂?
G: 從來把音樂分類都是一件困難的事。我們是金屬樂隊嗎?不,我們不是。另類樂隊、先鋒派嗎?也不是。我們在涉獵許多音樂風格。(笑)如果要形容……我們的音樂就像泡完熱水浴後馬上跳進冷水。

M:這樣的話,會不會影響第一次觀看你們演出的觀眾對你們的期望?
G:普遍而言,我們的觀眾是在沒有預計任何甚麼下的心態進場的。我想這挺有趣。

M:你們的音樂聚集了那麼多元素的話,是什麼驅使它們融合呢?
G:以色列是個大熔爐。因為猶太人從世界各地回來定居,導致那裡有很多不同國籍的人。不同國籍傳統文化上的差異給以色列增添了很多色彩和音樂。我想就是這樣推動了融合吧。

M:Eatliz起初是個副項目,它跟你當初主力發展的樂隊Infectzia有何不同?
G:最大的分別是Infectzia(就是「 infection」,感染的意思)會用希伯來文歌詞演唱。這些歌詞通常帶有黑色幽默。Infectzia的主唱Nir Tarter基本上就是以色列的Jack Black(註:美國著名喜劇演員)。他實在是個笑匠。

M:Eatliz自二零零一年成立以來,隨著成員的進進出出,有什麼成長?
G:我們的兩位結他手都……患病了。一個得了癌症,另一個患上愛滋病去世了。(停頓) 不,我說笑而已。(眾笑)可以把問題問多一遍嗎?(樂隊一路以來有什麼轉變或者是怎樣發展到目前的樣子?)故事說來話長,我可不想悶壞你們。人們會加入也 會離開。Eatliz主要是我的項目。我是策劃人、也是主要作曲作詞者。只要有我在,Eatliz也在。我抱有這個看法。(樂隊的)其他的樂手肯定是以色 列最頂尖的音樂人之一。我邀請他們加入,他們亦希望隨著自己的音樂取向自由發揮。我其實在延遲他們的個人計劃。

M: 你們為什麼在某些MV中採用動畫為媒介?動畫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
G:人們總說動畫看中了我,而不是我選擇了它。我是由古典藝術背景出身的。我在中學時期學過藝術、雕塑、繪畫等。在動畫裡節奏的掌握很重要。我為 Infectzia寫曲子時擔任鼓手,節奏感自然不錯。動畫結合了動態、繪畫和時間節奏,這些正正是我熟悉的。奇怪地,這是很自然會做的事。音樂結合動畫 就是我。

M: 你們如何選擇把哪些歌曲的MV以動畫方式製作?
G:我想是具有星級質素的歌曲吧。製作動畫是很花工夫的,所以花錢應該花在好東西上。其中兩個MV是導演親自挑選歌曲的。我參與了「Lose This Child」MV,它的背景在海灘上。我亦導演了「Hey」的MV,就是有個女孩跟青蛙的那個,你們理所當然看得十分入迷的,因為它們拍得非常好。我拍的嘛。(停頓) 說笑而已。

O:導演親自挑選那兩首歌是因為他本身跟這些歌有切身的感受。我們沒有拿著歌曲找他,問:「喂,你有興趣為這首歌拍段MV嗎?」他是自己選了這些歌來拍。

M:那不是說Guy便要跟別人一起平起平坐地進行創作 — 合拍MV要由別人帶領、負責……
G:你在說我是一個控制狂嗎?

M:不,也不完全是……
O:不要緊!

M:你是樂隊的靈魂人物,又有創作團隊去作後盾。可是拍MV時,你要跟導演一起作決定。這樣的創作過程又是怎樣的?
我們談製作MV、應否由Yuval(Nathan)導演Eatliz的影片的時候,我放手讓他去搞是因為我完全信任他。那是可以的。可是來到製作現場片段如「Fire」的時候,我會插手,你明白我意思的話。因為我有想見到的效果,我也想透過參與去感受製作的每一刻。就好像監督整件事般。

M:中國藝術家閆威(Yan Wei)與你們合作,創作了是次演出的海報和宣傳單張。可以談談這回事嗎?
我 在香港讀書時跟閆威是同窗……(什麼?你說多次?)你們對我所說的已經不能置信了吧?(什麼?可不可以回帶告訴我們多一些?)不,我不是在香港認識她的。我 說謊了。這樣吧,我給你們三個選項,你們猜哪個是真的。好嗎?(我們最後一條問題本來也是選擇題。)不,忘記選擇題吧,我把真相告訴你們。應該說是 Orly想在宣傳單張上加入一些中國元素,我們也討論過、已經有大概的想法。她最後搜集了一些中國藝術家的作品給我看,我從中挑選了最適合的。我覺得她暗 地裡在祈禱想我挑閆威的。不如Orly也談談吧。

O:我們很想和中國的藝術家合作緣於我發現了一個介紹中國藝術的集結網站。我對自己對它一無所知感到驚訝。我們瀏覽閆威的作品時有一幅特別吸引了我。我們聯絡 上她,介紹了Eatliz。她很喜歡我們的音樂,還打算來北京那場演出。這樣很棒的原因是我們每去到新的地方和環境都想跟當地的文化有些合作或交流,而不 單單是演出。這樣是想在某程度上融入文化而不是只是區區為了演出。

M:如果你們的錄音室失火,你們會拯救哪兩樣物品?
我想你應該問我:「你想把哪兩個人推入火海裡?」(也行。)我想要看錄 音室有什麼吧。如果我那頭貓在裡面,我會很樂意地把她留在那兒。其實我不過把腦子裡的念頭大聲講出來。(可能你直接答想推哪些人入火海會容易些吧。)我在說笑,別對我們那麼苛刻吧。人們在火災裡受的傷已經夠了(是你先開始說笑吧。)我知道,這是我應受的。好,我可能會救我的結他吧……(可能?)我看見火焰已經很快樂,誰管他?火焰很美麗。經理人可能會替我拯救東西吧。

O:經理人跑入火場嘗試拿走所有東西的同時,音樂人會在出面站著欣賞火焰。

 

樂隊這個月會在中國及香港巡迴演出,而Misunderrated更會出席他們在香港的演唱會!

 

原文:Jaime ChuJessie Lau
翻譯:Sherlock Lamобособленное согласованное определение этоанализ сайтов определени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