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Ramones的鼓手Marky Ramone

當我坐在香港蘇豪區蘭桂坊酒店的大堂裡時,實在難以置信我將會面對面訪問曾是Ramones和Richard Hell & the Voidids的主要鼓手、龐克的先驅Marky Ramone。有別於一般大眾傳媒對龐克的描述 — 粗魯無禮、怒氣沖天、荒誕無理 — Marky的談吐溫文,而且永遠帶著一股自豪。一眼就看出他由衷地熱愛他三十多年來做過的事 — 龐克。

「你握手挺有力的。」Marky對我說。他有一口濃烈的紐約布魯克林口音。

「你也是!」我笑著回道。

就這樣,我喝著英國茶和面前這位紳士開始回憶起七十年代以來的種種。

你覺得香港怎樣?
我喜愛這個城市。最令人驚奇的是她融新於舊…有很高的大廈、有好吃的,感覺好像到了另外一個星球般。

如果你可以生活於任何一個年代,你會選擇那一個?會否還是七十年代?
很多人想回到青年時期,但我想看未來,好像太空船的科技會怎樣演變。我生於七十年代、長大於七十年代,所以我想看看2020會如何。

你有沒有考慮嘗試punk rock之外的音樂?似乎好多音樂人「長大」後會潮向藍調/鄉謠/爵士樂發展。
我喜歡我演繹的音樂。我已經有自己風格,而我喜歡維持現狀。雖然我享受這種音樂,並不表示我不聽其他類型的音樂。

我記得你曾經在訪問中提及到你很尊敬一些樂隊如Pink Floyd及Led Zeppelin,但你不太喜歡他們的音樂。這個想法有沒有改變過?
沒有。他們有很好的技術,所以我尊重他們。但對於我來說,他們的歌太長……太慢了。重申一次,我很尊重那幾位音樂人,但我個人不喜歡技師,我比較喜歡有風格的。

可以分享一下你喜愛的當代樂隊嗎?
在美國,我有個播放龐克音樂的電台節目,所以我有機會接觸新的樂隊。我喜歡Riverboat Gamblers, the Loved Ones, Anti-Flag,以及來自倫敦的Gallows。

在Ramones其中一套記錄片裡,Tommy Ramone提到Johnny的下撥(downstroke/down pick)技巧是源自Led Zeppelin的”Communication Breakdown”。這是真的嗎?
嗯, 他很喜歡Jimmy Page的。他亦很喜歡David Bowie ”Suffragette City”中的de-de-de-dedee-dedee…(作狀在空氣中彈奏),另外便是”Communicate Breakdown”。雖然他不是主結他手,但他喜愛那些帶有強烈節奏感的歌。他亦很崇拜New York Dolls的Johnny Thunders和The Stooges那個……

Ron Asheton?
對!如果你把那些聯合在一起,就有Johnny Ramone了。

那你的靈感從哪裡來?
我第一次在電視上Ed Sullivan Show看到The Beatles的時候,那時我八歲。我媽媽把我叫到客廳,Ringo (Starr)在電視上。接著我就很想打鼓,因為我很喜愛他。作為一個流行樂團,The Beatles的台型很吸引。我少年時期就喜歡The Jimi Hendrix Experience的Mitch Mitchell、爵士樂鼓手Buddy Rich、Cream的Ginger Baker、還有The Who的Keith Moon。總括來說,那些便是對我的形響。

你也曾經說過七十年代的布魯克林(Brooklyn)是世上其中一個最艱險的地方,現在的布魯克林卻是一個時髦的地方,你怎樣看這個改變?
布魯克林是一個美妙的地方。我來自布魯克林,所以很興幸見到現在的布魯克林有自己的音樂圈子。我上個月在那裡演出,回到自己的家是一個很好的感覺。你會有種來自那個地方的驕傲。當你演出時,可以大叫:「這是布魯克林!」

那麼你認為以前的艱難的環境給了你音樂上的靈感和激發了你的創意嗎?
這毫無疑問地激勵了我們Ramones。我們的成長路是很相似的,七十年代的紐約不是一個容易生活的地方。那時的經濟不景,四處都罷工倒垃圾;也有很多槍擊謀殺和黑幫打鬥。幸好我們有CBGB (位於紐約曼哈頓的演出場地),所以有地方演出。

你怎看龐克格言「早死快活」(Live fast die young)?
我 們從來都沒有這樣想過。我意思是, Ramones是龐克搖滾始祖,所以提出那句的人的確深信這個作風。我還想活很久,但要活著……就要健康。那只是一句話。我解釋一下:如果有人上 前跟你說「你快活所以你會早死。現在你快死了。」我打賭你一定會說「不!請不要殺我。」(笑)人不應早死的,除非你時常吸毒或喝酒。聽起上來是很龐克,但 我不認為有人會真的這樣想。看看,幾年前Motörhead的Lemmy曾經試過,他還在生。

那對他很好啊。
他很棒。我喜愛他。他活了這麼久還繼續活著。

我一直都很喜歡在”Anxiety”中那些顯著的鼓聲。是不是有為你有份寫那首歌,所以鼓聲特別突出?
多謝!那是一首好歌。Well,那張專輯“Mondo Bizarro”中突出的鼓聲……每隻手臂和每個監製都不同。我不會要求監製去做什麼。如果他們想把鼓聲放到背後,那是他們的決定;如果他們想把鼓聲帶出來,那都好。

你有沒有計劃為這支樂隊寫任何新歌?
我 們已經發行了兩隻單曲。在十一月,Michael Graves、樂隊和我會去弄一隻專輯。我差不多完成了我的自傳,那本書會包含所有東西。全部!這本書不是由一個家庭成員或幕後工作人員寫的,是 Ramones的其中一人寫。這個很重要。這將會是事實。很多關於Ramones的書都是誇張的。我的就…..(豎起大拇指)。書會在2013年由 Simon & Schuster出版。

和Michale及其他音樂人演奏Ramones的歌跟和Johnny, Joey和Dee Dee時有什麼分別?
一樣的。我都在用同一個方式去玩一樣的東西。但我有些習慣,例如我感覺到很多Ramones的歌需要多些鼓的fill。當然依舊地演出那些歌曲是很好,但我覺得有些部分加了fill會變得更有趣。

你會否把Marky Ramone’s Blitzkrieg看為對Joey, Johnny和Dee Dee的致敬?
那 些歌實在好到不能不作致敬。我嘗試過和我的樂隊用原創的歌曲另外發展,但年輕人和舊時的樂迷都想聽Ramones的歌。我決定好吧,就這樣做吧。我明白是 現在是新的一代,而現在只有我一人在巡演。對象整代人都不是生於Ramones的年代。Michale Graves (Marky Ramone’s Blitzkrieg主音)寫過最流行的Misfits專輯,他現在和我一起唱。很好的,他有自已的一套演繹。

我聽得出,他沒有嘗試去模仿。
對。

訪問:Sylva Lam
翻譯:Jessie Lau & Jaime Chu
攝影:May Lammobil rpg gameпродвижение сайта стоимост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