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闊音樂會:Vans Warped Tour 2012 @ Flats at the Molson Amphitheatre — 07.15.12

今年多倫多的Vans Warped Tour是多事的一站:新的場地、不幸去世的年輕樂迷和一場巨大的暴風雨。但無礙Warped Tour繼續進行。

場地
Vans Warped Tour 2012多倫多站的場地由在Mississauga舉辦了過往四屆的Arrow Hall搬至Molson Amphitheatre。新場地位於安大略湖旁,隔鄰是Ontario Place遊樂園。Warped Tour的常客起初對新場地的消息抱有懷疑的態度,起碼我絕對是其中一員。最大的疑問是主辦單位如何可以在Amphitheatre如在平時的空置停車場 般搭出多個舞台?後來得知演出原來其實是在局部關閉重建的Ontario Place裡舉行。

我對新場地的感覺反覆。一方面,作為多倫多的居民,我很高興可以用公共交通輕易地抵達下城區的場地(相對往年距離多倫多半小時車程的場地需要駕車、乘火車或轉幾回巴士)。另一方面,我雖期待主辦單位會如何佈置新場地,但對這個安排會如何影響整個體驗有所保留。

結果很奇怪。

從來沒有去過Warped Tour的要知道,Warped Tour一般設有六個舞台給樂隊全日輪流演出 。到步的首要事項是去找主台對面的巨型充氣時間表,以得知你喜愛的樂隊將於何時何地演出。第二件要辦的事情就是摸熟場地和每個舞台的位置,好好地計劃行 程。比起以往International Centre的停車場,地形複雜的Ontario Place相對地難走動得多。這次主台和其它舞台分散在不同的角落,從場地的一邊走到另一邊需要大概十分鐘時間,同時亦事乎行人道的擠擁程度(通常都人山 人海)。以前可以看畢一場演唱後急步走往另一個台的演出,但這現在因為距離拉遠了的關係變得困難。

雖然場地的佈局未如理想般方便,但場地的位置提供了不少驚喜,例如美麗的多倫多天際線和安大略湖的景色。傾慕過Warped Tour其它地點,如華盛頓的Gorge和滿地可的優美景色後,多倫多的演出終於有美景相伴。

意外
開門大概一小時後,一名年輕樂迷在Chelsea Grin正在演出的Monster Energy舞台旁邊的小山丘昏倒在地上,終究不治。Monster Energy舞台隨後被關閉,其它樂隊則被安排到其它舞台演出。根據Warped Tour的官方聲明,樂迷的死因仍然不明。


暴風雨
一如天氣報告承諾,下午三時四十五分左右天空開始下起了滂沱大雨。Jeffree Star出場在Blood On The Dance Floor的演出時節目就被逼停止,所有人都四處尋找遮蓋避雨。看見暴雨連連,Warped Tour便指揮觀眾到(當天沒有表演節目的)Amphitheatre避雨或回到車輛上,直至通知。上千的觀眾向著Amphitheatre走去。如我所 說,這條路頗為漫長,尤其於傾盆大雨下,加上路上滿是又大又深的水坑。失望地,Warped Tour在把觀眾聚集到Amphitheatre後沒有明確的安排。工作人員集中在台上,但除了在Twitter之外,沒有再另外發佈消息。(基本上,參 加Warped Tour就一定要做Warped Tour Twitter的粉絲。)人們很自然地都以為只是在等暴風雨一過,演出就可以繼續。不過如果Warped Tour官方能在等候時發放多些指引,會讓人安心一點。感恩地,大雨下了一個小時便停了。演出在五時以Anti-Flag在主台重新開始。很多人應該在等 候時有過Warped Tour會被取消的想法。但一陣暴風雨只更加激起了樂迷對餘下節目的興致,儘管渾身上下濕透。

PHOTO HIGHLIGHTS

Blessthefall

Four Year Strong

All Time Low

Mod Sun

Blood On The Dance Floor

Anti-Flag

Of Mice And Men

New Found Glory

Pierce The Veil

Taking Back Sunday

Mayday Parade

原文及攝影Jessie Lau
翻譯Jaime Chuкопирайтинг и рерайтинграскрутка сайта поисковое продвижение стабильност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