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This Century

 

經歷過和大型唱片公司短暫的合作和在菲律賓一場非常成功的演出後,亞利桑那州的流行搖滾四人組合This Century回到了北美,和屢次演出夥伴獨立搖滾歌手Austin Gibbs舉行The Endless Summer巡演。隨著樂隊即將發行新專輯,Misunderrated和主音Joel Kanitz談了關於樂隊獨立後的發展和對音樂路向的影響。

新碟的進度如何?
剛剛完成了錄音,當中的過程非常棒。因為我們只有一次機會做上一張專輯Sound of Fire。我們到了加州,然後就跟自己說,現在我們會在加州的在錄音室待兩個月,我們只有這麼多的時間。但這次我們有更多時間寫歌和揀出我們真正喜歡和有 連貫性的歌曲放進專輯,所以對製作過程很滿意。很興奮終於可以推出。

上一張專輯時你們仍屬於華納唱片公司,理論上不能隨心所欲。這次因為獨立製作的自由,選歌的過程容易了還是更難?
老實說,我覺得這次比較容易。唱片公司有它的好,從各方面經驗中學習。但也有些人雖然不明言指示,但在選歌的時候會強烈表達意見:那些該放進碟裡、那些不 該。這些會影響到我們。不是說我們沒有忠於自己,但因為這次脫離了唱片公司,作為獨立樂隊,所有事情都由自己一手包辦。自由度非常大。喜歡寫甚麼就寫甚 麼;喜歡放那些歌就放那些歌;要用多少時間就用多少時間;想要棄掉那些歌就棄掉那些歌。所以說這次更加忠於自己僅是因為整個過程中只得我們。

這種心理有沒有影響到你們製作新碟時的思考過程?譬如說,當你在決定要否包括一首歌的時候,會不會考慮到電台的反應?這是不是選歌的其中一個因素?
絕對有。像我剛才說,我們從上一次的過程中學習。現在我們的耳朵或多或少都已訓練有素,能分得出甚麼是我們認為會比較流行的歌調。在這方面我們就像是自己的 A&R。上一張專輯裡有些歌,我們自己寫的,我們非常喜歡,但唱片公司裡不是人人都支持。是挺失望的,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這次就完全沒有這種情 況。

新碟裡有沒有一些沒有被放進Sound of Fire的滄海遺珠?
(頓)讓我想想……我正嘗試回憶所有的歌。我們錄了不少。有一首在Sound of Fire之前錄了的demo,不是全部人都100%肯定,所以後來就沒有做下去。但今次我們有再錄一次。會不會放進碟裡就言之尚早。歌單還沒有完全定好。

你們六月時去了菲律賓。是第一次到訪東南亞嗎?
對,第一次。

就是僅僅為了一場演出去了菲律賓?
對, 我們去了就是為了菲律賓演出一場。(笑)整件事情都很瘋狂。那次是挺大型的製作。光是想想我們會飛到地球另一面只作一場演出就覺得瘋狂。但負責這場騷的仁 兄想我們演出。他已經做了很多宣傳。一切都冥冥中安排好。當地的電台本身已經有播我們的歌,確定了演出那時候好像還是第一位。

菲律賓之行非常好玩。我們在那邊上了電台、接受訪問、和做了不插電演出,還有其它的。整個經驗絕對值得。希望下次去菲律賓時可以多做幾場。也可能會去印尼。

你知道歌曲在那邊電台是怎樣熱起來的嗎?
事情的始末都難以置信。有個不知道是在電台實習還是工作的女孩從某個途徑得到了Sound of Fire。碰巧她很喜歡那張專輯,然後就把它給了其中一位DJ。我想DJ把歌播了後,人們開始認識我們。我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於是匆忙地組織了一 隊宣傳隊伍。不過很棒地,他們大部份都是自發性行動的。他們開始四處宣傳,不停地打電話上電台點歌直至我們上了榜上第一位。之後雪球越滾越大,我也不太清 楚。時機一到我們就去了當地演出。

那時候你們已經獨立了,對吧?
對,那時候我們已經離開了唱片公司。也正因為這樣,我們為整件事覺得很自豪。因為是經我們一手一腳和菲律賓的團隊合作發生的。

你有沒有一個最喜歡的演出場地?
(張望四周)這裡上面。我真的喜歡Sneaky Dee’s。上年在這裡演出過一次,非常好的一場。大致上多倫多我們都喜歡。還有Chain Reaction通常都很好,那是在加州的Anaheim。那裡有聽到我們的音樂就瘋狂的粉絲我們都喜歡。

除了唱作和音樂外,你們有其它的創意渠道嗎?
每個人都不同,因為待在家沒事久而久之很悶人的。Ryan剛開始了一個新樂隊叫Stop Dead。Alex和Sean會做製作,Alex比較投入。我在家時會在教會帶領敬拜和寫歌。我們很快就會有新歌在教會發佈。所以各有所長。

原文及攝影: Jessie Lau
翻譯:Jaime Chu

 vzlomsoftпоисковая раскрутка web сайто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