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闊音樂會:Anberlin @ The Opera House — 04.18.13

AnberlinAnberlin組隊超過十年,出過六張專輯和擁有一群忠實粉絲。現場演出對Anberlin來說已是駕輕就熟—他們的演出一向精彩。

Anberlin

Anberlin

儘管在2007年簽了Universal Republic也沒有影響到一貫的樂風,得以保留長期粉絲的鍾愛。為著新作Vital面世,Anberlin在四月向加拿大出發進行Tour de Vital Spring巡演。巡演的第四站是多倫多的Opera House,樂隊聲稱是這次巡演目前最好的演出。說真的,多倫多對這樣的稱譽屢見不鮮,但這一次我相信毋庸置疑。演出沒有售罄,但場內仍然擁擠。夜越黑,人越多。後硬核樂隊Make Do And Mend首先暖場,然後是獨立電音樂隊Paper Route。波斯頓的Make Do And Mend以暖場來說非常稱職。Paper Route則不疾不徐地給套鼓裝置了一個看似搖搖欲墜的木製平台。佈置對暖場嘉賓來說算是周張,Paper Route的戲劇性甚至有喧賓奪主之嫌(主音J.T Daly爬到木台上打鼓和唱歌)。Paper Route的曲風和當晚的其它兩隊樂隊很不同,但仍然是一場帶動了觀眾、甚有趣味的演出。之前從來沒有看過Anberlin現場演出的我還擔心Anberlin會給比下去。後來證實這是一個荒唐的想法。

Make Do And Mend

Make Do And Mend

Paper Route

Paper Route

Paper Route

Paper Route

Anberlin演出的衝勁除了來自樂隊(Anberlin是一對長期處於蠢蠢欲動狀態的樂隊),還有觀眾的精力(有大聲合唱、mosh pit和某位長期尖叫主音Stephen Christian名字的仁兄)。但全場最好的部份是當晚台前和觀眾之間全無阻隔。就如Stephen Christian在回應觀眾要求encore時回到台前所說,這的確是匪夷所思。“我們身在加國最大的城市之一,我不明白為甚麼這裡沒有設置路障。但更令我不解的是為甚麼你們不在台上和我一起?” 說罷,粉絲一擁而上,隨著Anberlin演出最後一曲。不知道場地負責人有沒有後悔當晚沒有搭起路障。同樣意想不到的是當晚有mosh pit但之前卻沒有crowd surfers。這次演出對多倫多的Anberlin粉絲確實是難忘的一夜。

Anberlin

Anberlin

Anberlin & fans

Anberlin

原文及攝影:Jessie Lau
翻譯:Jaime Chuсоздание сайта визиткиреклама сайта в социальных сетя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