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闊音樂會:All Time Low @ Music Zone@EMax — 08.19.13

ATL_HK_002

冷靜!All Time Low來到香港了。

美國Baltimore的流行龐克組合在八月十九日首次來到香港演出。是在亞洲宣傳2012年推出的最新專輯Don’t Panic的巡演的其中一站。筆者六月在SoHo第一次見到宣傳海報時非常興奮。雖然近來不斷有更多的獨立樂手來到香港,但大部分的樂風還是post-rock和folk-rock。筆者一直都希望能有一些與別不同的演出在一片幽靜中帶來生氣。

All Time Low早已被一致認為是新一代流行龐克的領班。在雜誌如Kerrang!、Rock Sound、Alternative Press等經常可以見到他們的蹤影。樂隊在年輕人當中的流行指數無庸置疑。當晚的觀眾正好多是十五到十八歲的女孩。她們為演出帶來了驚人的勁力:大合唱、自製道具如迷你旗幟和香港特區旗、和在任何一場All Time Low演出都不可或缺的胸圍。

ATL_HK_007 ATL_HK_003

演唱會的常客都知道測試音響時會隨機播放音樂。但連試音的歌曲都激起大合唱則實在罕見。觀眾未正式開場已經一同唱了三個年代的流行龐克代表:從Pierce The Veil到Blink-182到Green Day。算是讓筆者刮目相看。

演出在八時半左右開始,由本地樂隊ToNick作暖場。演出大多受落。主音在歌曲之間用廣東話和觀眾溝通卻令筆者懷疑觀眾間佔大部分的國際學校學生是否明白。

半小時後,All Time Low終於在台上出現。他們以2009年的大熱歌曲“Lost in Stereo”開場。緊接著的是“Damned If I Do Ya(Damned If I Don’t)”。這些熱門歌曲立即令全場升溫。Alex Gaskarth用幾句話和招牌笑容和觀眾打了招呼,三兩下功夫便溶掉了在場女生們的心。

一如所有All Time Low的演出,他們的忠實粉絲的傳統是向台上拋胸罩(不排除加上內褲),然後樂隊便將之掛在麥克風架上。細心一看便會發現內衣褲上盡是寫上了樂迷給樂隊的訊息(甚至聯絡資料)。在漫天胸罩下,樂隊演出了早期的“Coffee Shop Soundtrack”和新曲“Somewhere in Neverland”。

當晚的高潮一定是Gaskarth多謝遠在香港的粉絲的支持的一番話。他還鼓勵粉絲追隨自己的夢想,尤其他在年輕時也曾被看輕。這番發言漸漸牽引到飲歌“Time Bomb”—樂隊不住跳動、扭動、躍動、和與觀眾交流。緊接這一番動力是筆者個人最喜歡的“Backseat Serenade”。

ATL_HK_006

這隊年輕的流行龐克樂隊並非浪得虛名。樂隊在全長九十分鐘的演出之間不斷和觀眾溝通交流,而觀眾亦非常踴躍地投入演出。首半場以新碟Don’t Panic裡宣示式的“The Reckless and The Brave”結束。唱到“Our song has not been sung/LONG LIVE US”的時候更是全場尖叫。

Encore時,樂隊演出了指定飲歌“Weightless”和“Dear Maria(Count Me In)”,將音樂會帶到另一個高潮。唱“Dear Maria”最後一段副歌時,結他手Jack Barakat一躍跳到欄杆前。演出後更在那裡為樂迷簽名。觀眾為之瘋狂。

整晚演出讓人愉快和滿足。場地細小卻無損樂隊精力無限地演出的興致。作為第三,甚至第四代流行龐克樂隊,不難從他們身上聽出前輩如Blink-182、Green Day、Yellowcard和Fall Out Boy的影響。筆者希望他們能早日自成一格好脫離Blink-182的影子。目前來說,他們的樂風仍然很相似。

ATL_HK_001 ATL_HK_004 ATL_HK_008 ATL_HK_005

原文:Sylva Lam
攝影:May & Sylva Lam
翻譯:Jaime Chuпоисковое продвижение цен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