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Phoenix在香港

PhoenixInterview

今年一月十九日,法國另類搖滾超級巨星Phoenix在香港亞洲博覽館舉辦了音樂會。我們趁開場前訪問了他們。


你們覺得亞洲的歌迷怎樣?
他們跟歐洲的歌迷很不同。上次我們只去過雅加達和日本,所以不算很了解亞洲。這次巡迴演出中,我們在摸索。這很奇妙。我們愛煞了他們對新專輯的反應,就是他們會伴唱。他們背熟了每首歌的歌詞這回事很奇異。

這條問題是問Thomas的。你提到不再做人群衝浪對吧?你真的打算不衝浪?
我媽媽不想我衝,哈哈。我不知道。我沒有特意準備人群衝浪的。我想我的定位有點特別 – 我們一開始奏樂器就成為了娛樂者。我們只是玩音樂的。有時候在台上看見樂隊的大家也很奇怪。我是說 … … 我們懂得玩音樂,但我們不想當娛樂大家的角色。總會有這麼一剎那有些奇異的事情發生。我會失去了時間和空間感,於是突然間我就在人群之中。我不知道是怎樣來到的。

PhoenixLive

過去的暑假在芸芸音樂節中擔任頭陣樂隊,你們又有什麼感想?
那很棒。但同時你會有點失望。就是說 … … 一個半小時可是乘上五萬人。寶貴的時間呢。但很難說我們不享受這些演出。

大型音樂節、運動館演唱會和狹小的俱樂部小型場地演出,你們喜歡哪個?
我最喜歡的美國棟篤笑藝人之一Steven Wright有次在場館演出時被問到喜歡在大運動館還是只有二十人的小型棟篤笑俱樂部表演。他回答說:「在汪洋之中,水深並不重要。你要做的不過是游泳。」我想我們都一樣。我們只可以游。我們唯一懂得的就是玩音樂。所以我們在哪裡並不重要。只要我們來到,我們就玩音樂。

你們認為密集式巡迴演出會殺掉一隊樂隊嗎?有些音樂人覺得重複彈奏一首歌會扼殺他們的創意。
重要的是演出每天都會有變動,你知道啦就是一些細節上有改動。對我們來說,每次表演就是不同的,所以感覺還算酷。這就是我們巡迴演出的方法。如果不這樣做,巡迴演出是件痛苦的事。如果每天的感受都一樣,都只是喝得醉醺醺和吃英式炸薯條,你做不來的。我們玩的是一樣的音樂但感受從不一樣。巡迴演出感覺很酷。

你們最喜歡巡迴演出的哪部分?
我們最愛探索這個世界。我們算是很差的遊客。我當遊客是總感到憂鬱和孤單。但我巡迴演出時,我便要說服自己走出這種情緒。這於是變得近乎一種使命感。是會有憂鬱的感覺。但我當遊客時更會覺得自己一無是處,哈哈。

你們有聽過別人翻唱Phoenix的歌曲嗎?
我從不喜歡翻唱的版本。翻唱根本不應存在。唱出自己寫的歌曲好多了。我們喜歡的只有Dinosaur Jr.翻唱”Entertainment”,那是一個例外。

你們拍攝”Trying to be Cool”的音樂錄像好玩嗎?
那次很好玩。其實我們早知道會有錯漏,東西拼湊起來不一定成功。你可以用成千上萬種方法剪輯,但這段片只能以這個樣子面世。當時我們只用了兩部攝影機。拍攝和剪接則做了幾次。例如電單車那段因為煙霧所以行不通。

為什麼你們新的專輯都只得十首歌?
這是個使人安心的主意。好像個正方形般四平八穩。你知啦,好像方形的圖畫一樣。它一直是完美的。這是個笨主意。10是個好數字。不太長不太短。很完美。我喜歡它。它是最棒的數字。

原文:Sylva Lam
翻譯:Sherlock Lamсайтпроверить индексацию страни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