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去年八月準備採訪過失樂隊時首次接觸到Jonathan Campbell的大名。住在多倫多的我對他的履歷和在中國的經歷感到著迷,並等不及拜讀他即將推出的著作《Red Rock: The Long Strange March of Chinese Rock and